手機banner

新聞分類

為什麽這麽貴的酒還不好喝

為什麽這麽貴的酒還不好喝

發布日期:2018-05-22 作者: 點擊:

曾幾何時,“易飲”是對葡萄酒的讚譽,如今卻有了羞辱的意思。


零售商們不會把“易飲”寫進銷售資料裏,侍酒師們也不會把“易飲”寫入酒單。他們以為,這個詞語的湧現就意味著這些葡萄酒不夠精巧。因而,如今咱們已經進入了一個“非易飲”的時期。


一款“易飲”的紅葡萄酒,人們一般不會給它高分的評估。而一款單寧豐碩的葡萄酒,假如被評估為“易飲”,葡萄酒發燒友們會以為這是對該款葡萄酒的一種羞辱。


那麽,“易飲”準確的含意究竟是什麽呢?


進口紅酒代理商


“易飲”不是一個風味描寫詞,它更多是指一種舌頭的觸覺。這些葡萄酒不會帶給人感官上的衝擊,由於它們非常均衡。你不會去特殊注重到酒精、酸度和甜度這其中的某一種味覺,由於任何一種味覺都不會特殊突出。尤其對一款紅葡萄酒來說,順滑的單寧是必不可少的。


“易飲”並不意味著簡略和廉價。一款易飲的葡萄酒可能很便宜,也可能是一款價值500美元的波爾多一級名莊。雖然某些易飲的葡萄酒風味對比簡略,而精品葡萄酒的標準要求是龐雜、迷人。不過說究竟,沒有任何一款酒能夠從頭到尾都如此的精巧,一些偉大的葡萄酒假如不是在適飲期,實際上也會很難喝。


裏奧哈(Rioja)珍藏(Reserva)和特級珍藏(Gran Reserva)葡萄酒,就是好的實例。它們是曾經受好評的西班牙葡萄酒,它們比其他紅葡萄酒風味開放的更晚,它們須要更多的時間才幹成熟。依據當地的法律規則,珍藏必需至少陳釀3年,特級珍藏必需至少陳釀5年。20年前,這些葡萄酒能夠與西班牙、加州好的葡萄酒一起獲獎,其中一個主要的原因就是由於它們易飲。


不過,在今天的西班牙,裏奧哈特級珍藏葡萄酒已經不是貴的葡萄酒了,更不必說在全部歐洲,由於很多消費者已經疏忽了它們珍貴的地方——龐雜、優雅和高尚。


“我始終想要擺脫酒體宏大厚重、單寧過多的赤霞珠幹紅葡萄酒,” BOA牛排館的葡萄酒主管凱文?特拉維斯說,“它們非常難喝,而且不易陪襯出食物的特性。你能夠選擇一款更易飲的葡萄酒,來突出牛排的風味。”


但是,你不能與市場相對抗,即便是裏奧哈的酒莊,如今也創立了名為“高效表達”的葡萄酒,這種酒在年青時風味就已經很開放,帶有非常濃鬱的新橡木桶風味。換句話說,它們其實並不好喝,不過它們卻是當地貴的葡萄酒。


梅洛(Merlot),是一種非常溫和的葡萄品種。人們喜愛梅洛的原因,首先是由於它比赤霞珠更溫和、更易飲;其次是高等梅洛葡萄酒生產商如今已經不再強調梅洛葡萄酒柔順的口感了。


一般來說,白葡萄酒比紅酒更易飲。當然我不是指那些在橡木桶陳釀的霞多麗或草藥味過濃的長相思。不過,白葡萄酒在描寫時一般也不會運用“易飲”。


比方,一款2008年的威拉米特河穀龐氏葡萄園灰皮諾葡萄酒,在品味時,人們能夠顯著地覺得到油桃和梨的風味,以及非常新鮮、均衡、易飲的口感。但是釀酒師路易莎龐茲的官方品味卻是,“有點辛辣的丁香、烤菠蘿、蜂蠟和梨的味道,帶有奶油、青蘋果、柑橘和檸檬皮的口感,餘味清潔悠長。”這聽起來非常莊重,它還像是烤魚好搭配嗎?


“美國人有一種說法,喝葡萄酒就似乎一種摔跤競賽,真正的男子漢不會去飲用有點懦弱的‘易飲’葡萄酒。”科密特葡萄酒進口商林奇說道,“更好的葡萄酒應當是宏大、強健的,飲用它時帶有一點挑戰性,而不是簡略的帶來樂趣。”


本文網址:http://www.lenmangkiemtien.com/news/404.html

關鍵詞:紅酒代理商,進口紅酒代理,進口紅酒代理商

最近瀏覽: